速净业障、唯通一法;悲悯众生、是诸佛意

修行的发心 宁玛昌列寺 发布于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08:35

悲,意为悯伤之意,即济拔无量众生苦之心,指菩萨悯念一切众生受种种苦,常怀悲心,拯救济拔,令其得脱,故称悲无量心。据《大智度论》卷二十记载:“缘无量之众生,思惟离苦,而入于悲等至,称为悲无量心。”又据《俱舍论》卷二十二记载:“悲无量心能对治四障中之害障。”

《摄正法经》云:“欲获得佛果,学多法不成,唯当学一法,何为学一法?此乃大悲心,何人具大悲,彼获诸佛法,了如指掌矣。”意思是说,想要成佛的人,不需要学太多的法门,只要学习一个法门就够了,那就是修大悲心。真正具有大悲心的人,就能通达一切佛法,如同看自己掌上的手纹一样清楚!如果我们悲悯受苦的众生,在生起强烈慈悲心的同时,嗔恨心就不可能存在。

有一次,金厄瓦格西在讲慈心、悲心重要性的原因时,朗日塘巴尊者恭敬顶礼,并说:“我从现在起,唯一修持慈悲心。”金厄瓦格西听了之后,边脱帽边连声赞道:“难能可贵、难能可贵,实在难能可贵!”因为不论是讲经说法,或建造佛像、佛经、佛塔等三宝所依,或是闭关静修等,都是稀有的正法,功德也非常大,但在所有佛法中,修悲心则是精华中的精华。

悲无量心,就是“愿一切众生远离苦果及苦因”。痛苦之果,就是三界轮回的所有痛苦;痛苦之因,就是带来痛苦的一切业和烦恼。我们知道众生受痛苦逼迫,对众生感到悲悯不忍,生起救度一切众生远离痛苦之心,就是“悲无量心”。我们常常将慈心与悲心,合称为“慈悲”,就是希望众生能离苦得乐。

想要清净罪业,再也没有比大悲心更殊胜的法门了。而且,佛陀的来源是菩萨,菩萨的来源是菩提心,菩提心的来源就是大悲心,所以我们应该精进地修持大悲心。

观修悲无量心,有两种方式。一种是观想一个正受痛苦逼迫的众生,例如屠宰场里待宰的鸡鸭牛羊,或是正承受着人世间最痛苦、最惨不忍睹的人,把他们观想在前面;一种是观想自己现世母亲的相貌,就在自己面前。

1.观想正受苦的众生

当亲爱的家人或朋友,面临疾病、死亡,或是种种极大的伤害时,我们会想方设法,尽力让他脱离痛苦,这种悲心不用别人强迫,自然而然就会生起。我们将这自然的悲心,扩及一切众生,想想因为各种天灾人祸横死或受伤的人、受无情病痛折磨的人、精神异常的人,或是在屠宰场、菜市场中,即将被宰杀,发出凄厉哀号嚎叫声的猪、羊、牛、鸡等等动物,这些众生正在遭受剧烈的痛苦,无助地面对悲惨的命运。

把一个正在受苦的众生,观想在前面,例如在菜市场,看到即将被宰杀的动物之后,思维它受折磨的过程,细细体会它所感受的痛苦。接着专心观想,正在感受痛苦的众生就是自己。“现在该怎么办呢?想逃也逃不了,想躲也找不到地方可以隐身,更没有可以救护我的人,也没有任何力量反抗,甚至最珍爱的身体也将要失去,进入死亡中阴,这是多么可怕悲惨的事啊!”观想那样的痛苦,正落到自己身上而修心。

也可以观想它是自己的母亲,“如果母亲没有什么罪过,却要承受这样的痛苦,被别人这样杀害,那现在我该怎么办?母亲会承受何等的痛苦啊!”内心深处会迫切希望母亲立即脱离痛苦,生起慈爱悲悯之情。

思维这些道理之后,再看到那些动物时,就会想到:“如果是自己,会怎么样呢?这些众生实在很可怜,如果我能将它们从所有痛苦中解救出来,该多好啊!”

2.观想自己现世的母亲

如果是观想自己的母亲,就像前面的慈无量心一样,先修知母、念恩。

首先,把母亲观想在自己的前面。知母,“她不止是一次而是许许多多次当过自己的母亲,对我有生身、赐命之恩,给予我财产,教导我世间知识。”从佛法方面来说,难得的暇满人身也是母亲所生。一一观修之后,生起想要报恩的渴望。

“对我恩重如山的母亲有什么所求?她想要什么呢?她所求的、想要的无非是快乐,可是她却不知道修行快乐的因,也没有为她宣说的善知识。就算遇到了善知识,她也不会依教修行,而把快乐之因的一切善法,视为不共戴天的敌人;尽管不愿意感受一切痛苦,甚至微小的火星落在身体上,或者小刺之类的小痛苦也不想遇到,可是却一再造作不善业。”正如《入菩萨行论》所说:“众生欲除苦,反行痛苦因,愚人虽求乐,毁乐如灭仇。”

“母亲的身体所行、口里所说、心里所想,都是不善业,使得今生的痛苦作为护送者,后世的痛苦作为接应者,中阴的痛苦作为连接前后世的纽带。不只是这样,母亲为了我,也造下了无数恶业,而要承受地狱无边的痛苦。母亲对痛苦之因一无所知,对善法的功德利益也完全不晓,不断遭受痛苦,实在可怜!”

观修的最后,要具备四种条件做总结:

1.发愿:愿母亲能够脱离轮回一切的苦果,以及带来痛苦的一切业和烦恼。

2.希求心:非常希望母亲能脱离所有苦果和苦因。

3.发誓:从现在起,我就要为母亲脱离痛苦而努力,这个责任由我来承担。

4.祈请:有了发愿、希求和发誓,祈请三宝加持我,让我能圆满让母亲脱离痛苦。

之后,从父亲、兄弟姊妹、亲友,逐一观修,最后普及到虚空所遍的一切有情。所有众生都被这一生的痛苦追赶,被后世的痛苦迎接,由中阴的痛苦衔接着。但愿一切众生都远离这样的苦因及苦果;如果一切众生都远离了这样的苦因及苦果,那该多好;我一定要使一切众生都远离这样的苦因及苦果;为此而祈祷三宝。然后,在不起念头的无缘状态中,稍微安住片刻。

修无缘的悲心,就是引生出三轮体空而无自性的定解。

大悲心修成功的征相,应该像没有双臂的母亲,见到孩子被水冲走一样,这个母亲想到自己没有手,无法救孩子上岸,该怎么办呢?这时会生起无法忍受的痛苦,一边失声痛哭,一边四处求救。同样的,我们想到一切众生被痛苦的河流冲走,深陷在轮回大海中,而生起难以忍受的大悲心,但却没有能力解救他们,现在该怎么办呢?所以,我们应该诚心祈祷上师三宝,不断反复观修,慢慢就能真正生起大悲心了。

修大悲心,要先以一个众生作为对境,再往外扩大到一切众生。如果没有这样一步一步去修,而是漫不经心、敷衍了事,是不可能修成的。如果要广修慈悲心,慈悲喜舍四无量心都要修持,这是上等修法;不想太广的中等修法,就只修持慈无量心和悲无量心;如果更简化而修,就可以只强调悲无量心的修持,因为真实如法的悲无量心,已经涵摄了四无量心。

以前,印度的佛法极为昌盛,后来外道大规模迫害佛教徒,曾经三次摧毁佛教。因为佛教徒以慈悲安忍忍辱为上,不与争战,所以很多佛教徒被杀,寺庙也被烧毁,佛法从此在印度逐渐没落。之后,关于三藏中的律藏、论藏,便很少人能真正阐释。

这时候,有一个明戒比丘尼,发心要让佛法再次兴盛弘扬,尤其是三藏中的“论藏”。可是她身为女众,自认没什么影响力,就立下了一个强大的善愿,想以破戒生下小孩,让小孩弘扬佛法。于是,她和一位婆罗门结婚,生了一个小孩,就是后来的无著大师。在印度,无著大师在佛法上的成就、地位和龙树菩萨是相提并论的。另外,她又和一名婆罗门男子,生下第二个小孩,就是后来的世亲大师。

这两个小孩长大后,问母亲如何继承父辈的事业,因为依照印度的传统,父辈们做什么行业,儿子就要世袭。她回答:“我生下你们,并不是要你们继承父业的,而是要你们深入经藏,弘扬佛法。所以,你们现在应该开始去学习佛法。”于是,弟弟世亲大师就到喀什米尔,向当时小乘佛教最有名的集贤大师,学习论藏,特别擅长小乘的《俱舍论》。

哥哥无著大师则到云南的鸡足山,想面见弥勒菩萨求法。他在鸡足山上,苦修闭关了六年,居然连一个好梦和征兆都没有,非常难过,认为自己未来一定不会有什么成就,就决定下山回家去。

归途中,看到路旁有一个人,手上拿着一片软棉布和一根铁棒,用布不断摩擦铁棒。他问那个人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他说:“我要用布把铁棒磨成细针。”他想了想:“世间人怎么那么愚昧?假如这么粗的铁棒,真的可以用棉布磨成针,可能也要花上一百年的时间,到时候这个人不知道还在不在人世啊!”

他转念又想:“世人对这么愚昧的事,都这么努力,我为了修行,成就正法,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勇气和耐心呢?我下的功夫实在太少了!”他想到这里,觉得应该回山上继续修行,所以,他又回去了。

他又继续苦修了三年,还是没有任何成就的征候,于是,又下山回家了。日正当中时,他到了一座大山旁边,看到有个人拿了一根鹫鸟毛,一边蘸水一边往山壁上擦,他觉得很奇怪,就问:“你在做什么呢?”那个人说:“每天早上,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来,这座山挡住了阳光。所以,我想用这根毛把这座山磨平。”他听了又想:“喔!世俗人真的非常愚昧,这样不可能的事情,他都肯下功夫去做,我实在是太惭愧了!”于是,他又折返,回到山上修行。

无著大师在鸡足山又继续修三年,前前后后,整整修了十二年,还是没有任何证悟的觉受。这次,他真的无法修下去了,便下定决心,下山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绝对不再回来,就下山了。走到半路时,看到一只母狗,两条后腿都残废了,还抬着头、拖着后半身,疯狂地对他乱叫,想要咬他的脚。他往下一看,母狗下半身的肉都已经腐烂发臭了,很多小虫在啃食它的肉。他想:“众生多可悲啊!这只狗的下半身都烂成这样了,还能生起嗔恨心咬人!”他对母狗产生非常强烈的慈悲心,想要帮助它。

于是,他拿了一把刀,割下一块自己的大腿肉,顿时血流满地;再把肉放在地上,布施那条狗。他又想,如果用手去捉狗身上的小虫,小虫会被捏死,就想用舌头舔出来,才不会伤害到它们。因为狗的下半身烂得化脓,发出恶臭,他就闭住眼睛,慈悲地伸出舌头往下舔去。然而,舌头没有碰到狗,却舔到地上。他抬头睁眼一看,那只狗不见了,眼前居然站着金光闪闪的弥勒菩萨。

他一看到弥勒菩萨,就说:“您的慈悲心好小啊!我修了您十二年,您到现在才出现!”弥勒菩萨说:“自从你开始修我,我一刻都没有离开过你,不是我的慈悲心小,是你的业障太深重,无法看到我。”弥勒菩萨将无著大师前面遇到的事情,包括想将铁棒擦成针,想用羽毛擦掉大山,以及刚刚烂掉后腿的母狗等事件,一一讲出来,原来这些都是弥勒菩萨的幻化。

弥勒菩萨说:“随着你业力减轻了,才看得到母狗,最后因为你生起强烈的大悲心,业障从根本上消除了,现在才能看到我。如果你不相信,请你背着我,在这城市中走一圈,看谁能看得见我?”

于是,无著大师将弥勒菩萨扛在肩膀上,在市集里绕,边绕边喊:“你们看看我肩膀上有什么东西?”路人认为他精神有问题,都对他说:“什么东西都没有啊!”只有一个罪业稍微清净的老太婆说:“你肩膀上背了只下半身烂掉的狗尸啊!”这时候,无著大师才深信不疑。

后来,弥勒菩萨把无著大师带到兜率天,为他讲授“弥勒五论”,这就是现在大家熟知的《现观庄严论》、《大乘庄严经论》、《宝性论》、《辨法法性论》、《辨中边论》五论,也称为“慈氏五论”。这是弥勒菩萨在兜率天传予无著大师的。

无著大师在兜率天只停留三个小时,回到人间时,却已经整整过了三年。他回到人间以后,就开始传扬大乘佛法,成为唯识论的宗师,也引度了进入小乘的世亲大师来学大乘法。

因此,消除罪障最快的方法,莫过于对三界一切众生,发出真正的大悲心。有了大悲心,清净业障就会非常迅速。

愿诸众生得解脱,圆满无上大菩提。

登录 个人
中心
退出
登录